相关内容

就业课程

热门标签

python RHCA RHE7.0 KVM linux就业培训 linux培训 linux 金源万博 mysql 云计算 python培训 RedHat redhat linux Redhat培训 redhat认证 RH442 linux认证 RHCE RHCE培训 openstack openstack培训 北京金源万博 RHCE培训 Django 虚拟化 Python运维开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新闻内容

Linux系统创始人Linus Torvalds访谈录

  年仅 22 岁的芬兰程序员 Linus Torvalds(下文简称 LT)在1991年发布了自己独创的操作系统Linux。他将代码公布在网上,爱好者们也贡献者自己的力量来使它强大。

  23 年过去了,Linux 已经遍地开花。智能手机,邮政系统,欧洲核子研究组织和超过 95% 的超级计算机都在使用。Linux 免费、开放、功能强大,而创始人 Torvalds 说他开发 Linux 仅仅是“因为好玩儿”。

  目前 Linux 的创始人Torvalds 依然在非营利组织 Linux Foundation 进行着他的事业。本周Business Insider (下文简称 BI) 对他进行了采访,以下是主要内容及完整的访谈录。

  1.Torvalds 很高兴看到Linux现在取得的成绩。“程序写的很棒,社区办的很棒,连同它做的项目也很棒。”

  2.专利法案系统缺陷百出。“不管是申请专利,还是进行专利诉讼,遇到的流程问题简直不计其数”

  3.Torvalds 不后悔将Linux作为开源贡献。

  4.Torvalds整个家庭都用Linux!

  5.超大超复杂的项目如何合?“主要是要有并行的流水线,同时高效开放的分配工作。”

  6.编程不一定人人都要会。 这毕竟是专业技术,不像读读写写那么简单。

   完整的访谈对话如下。

  BI:在得知你当初设计开发的系统在 20 年后遍布各个系统(从手机到证券交易)后,是怎样的心情呢?

  LT: 从技术角度讲,我对于 Linux 在各个领域的广泛应用感到欣慰。在不同行业不同场景下的应用,不仅使得系统更加的平衡,也使得某个领域的突出技术特点,可以被借鉴移植到其他地方去。比如说 Linux 的多处理结构兴起后,在嵌入式领域也逐渐被应用。在移动设备上的电源管理理念,随后也在服务器端被技术人员所重视。

  而从个人角度讲,Linux 在技术领域的强大的影响力让我个人也非常满足。编程充满乐趣,围绕其核心的社区也十分给力,不管做什么,具体项目内容其实还是重中之重。

  BI: 目前大多数软件公司对待知识产权的方式,对在哪里,又错在哪里?

  LT: 知识产权这个词应该被禁止。知识和产权这两个词就不应该被搭配在一起。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这方面最主要的矛盾就在于“专利”。

  在现阶段美国的不够完备的专利法律体系下,我并不认为是公司出了错。大多数情况下,公司都是在博弈。

  专利本身就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专利局无法否定它。假使有人否定专利的意义而不去申请,随之而来的是更麻烦的事儿(因为公司会对文件进行改良,以期望其通过专利申请)。公司都希望其所拥有的专利定义模糊,难以界定,这似乎更是对判决是否侵犯专利这一诉讼过程的挑战。 所以对专利本身的投入,已经远远不及打官司的投入。

  经历过的人都知道这有多么耗人心神,但从政治方面讲,它是想帮助公司的。但一但进入法庭程序,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推崇专利法案么?只有一点点吧。

  很多人致力于保护智力成果,这是没错的。但问题出在流程上,不管是申请专利的流程,还是诉讼流程,都极为繁琐。

  “商标”的问题就小很多。只有诉讼过程会比较纠结。

  BI:有没有希望过当初要是给 Linux 注册专利或者商业化就好了?

  LT: 没有。当时我自己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进行商业化可能会毁了 Linux。像现在这样和谐成熟的开发者社区就不会出现,Linux 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全面。

  坦白讲,我也不擅长做这个。我喜欢通过开源来让各地的开发爱好者们参与其中,做他们擅长做的事。也意味着我可以专注于技术方面,而其他人可以帮忙推广。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让自己进入跟 Linux 有关的盈利性公司。所以进入了一家跟 Linux 毫无关联的创业公司,这样就不会让我的个人主观偏好影响到我的工作。

  而在过去十年,我做的是跟 Linux 相关的工作,并且也依此获得薪水。但为了不参与带有倾向性的竞争,所以我加入了一家非盈利组织(Linux Foundation)。这样,我的“维护者”的角色就能得到大家的承认了。

  BI: 你在用微软苹果的产品吗?你自己主要的装备都有哪些?

  LT:我的家庭都在用 Linux,惊奇吧?哈哈!买回来的电脑开始会预装 Windows 或 OS X, 但到最后,都会回到 Linux 上来。

  我的装备也各式各样。主要的台式机是组装起来的。之后还对部件进行了升级,主要也都是英特尔的硬件。不断升级之后,最初的元件只有电源留了下来。

  曾经我也有过一部 MacBook Air,轻便小巧。但我受不了它的屏幕啦,后来就换成了 Chromebook, 再后来换成了 Sony Vaio Pro,一直用到现在。

  同时我们还拥有不同的安卓手机和平板,还有几台 Chromebook。

  BI: 超大型复杂度极高的项目如何分工合作,比如说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计划?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最主要的问题是太多人员参与时的沟通问题。

  LT:我不觉得复杂度太高是一个项目的主要障碍。复杂度可以通过开放和合作来解决。然而,只有开放和合作还不够,还要高效的进行任务指派。

  用自然界中的例子来类比,最复杂的系统工程莫过于生物体本身的生理系统。而这么复杂的一个系统,通过高效的指派和合作完成了整个工程。

  就像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 (ITER),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在“分配”任务上。如果要搭建一个巨额造价的设备,显然很难让很多人独立的工作。这就是这个项目的瓶颈所在,并且很难避免。

  ITER 也在准备将一个设备分拆成多个,以便多人进行合作,但我的意思并不仅仅指这种物理性的分拆。

  我指的是一个项目有很多条并行线路,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线路上,不断地重复地完成自己的事就好。

  没有并行线路的项目,要合作起来十分之困难。而软件开发的好处就在于,这样的瓶颈非常之少。可以并行开发不用模块,之后再一起调试。并没有很多固定模型可以指导人们进行大规模开发,但“不断试错”是肯定要纳入项目思想中的。

  市面上有些开放合作的很好的实例(维基百科算是一个),但都需要对资源进行分配并且开发过程中没有太多障碍。基于这种理解,无形的资产更有利于进行这种合作。对其所需的硬件只要便宜,容易分布安装在不同的地方就行。在 FPGA 这种的硬件设计里,已经借鉴了此种方法。

  但 ITER 呢?巨大,复杂,昂贵的硬件都使合作难上加难。

  BI:硅谷传出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要学编程”。如果这样,你想象中的计算机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LT: 我倒不觉得每个人都得学编程。这是项专业技能,大多数人都不会想要去做。这并不是简单的听说读写。

  并不是说因为人人都要学才去学,而是要理解,程序像一种魔法,由你来告诉计算机它该做什么。如果这么理解编程的话,那在学校里进行这样的教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上一篇:2014 PHP 技术峰会即将在上海举行...
下一篇:SLES 12从三方面增强企业Linux服务器可用性...

金源在线客服

QQ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010-83650488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电话咨询